您的位置:首頁 > 政法文化 > 詩詞隨筆 >
扶貧路上的好兄弟----木里縣公安局劉興燕
www.civwqu.live 】 【 2019-04-23 15:39:32 】 【 來源:涼山長安網 】

  每個周末是吳華和王瀚到鄉上采購生活用品的日子,也是和家人一周聯系一次的日子,半年來,他倆慢慢習慣了這種“失聯”的生活,一邊是家人,一邊是隴東村的村民,都讓他倆割舍不下。


  相識是緣,跟定吳華這個“悶頭”哥


  2015年,吳華參加公安工作,身為外地籍民警的吳華主動請纓,到了遠離縣城200公里的卡拉派出所,當時的卡拉派出所正值水電開發高峰期,轄區治安狀況差、矛盾糾紛多、道路環境差,出警隨時都有危險。大家暗地里稱不愛說話的他是“悶頭兒”(傻瓜的意思)。2016年,剛剛二十出頭的王瀚在卡拉派出所當輔警,吳華帶王瀚辦理戶籍業務、出警。吳華沉著、大度,王瀚對吳華是滿滿的敬佩和崇拜,兩人工作生活充實而默契。


  在派出所僅兩年時間,吳華無論是內務還是外勤工作都做得很出色,很快,成為了派出所業務骨干,組織上擬提拔吳華為派出所副所長,但誰也想不到,今年年初,他又同意到倮波鄉隴東村擔任扶貧駐村第一書記。


  隴東村是木里縣最偏遠且唯一一個“三不通”(不通路、不通電、不通網)的村子,位于涼山木里縣、鹽源縣、甘孜九龍縣交界。村子居民為純藏族,村民以自己原始的放牧生活為主,不愿與外界接觸,不理解、不配合政府的幫扶政策。2014年開展扶貧幫扶工作以來,因為條件艱苦,群眾思想守舊,派駐的扶貧干部來了又走,走了就不愿意來了,扶貧工作始終開展不起來,這里成了扶貧工作的“釘子戶”。身為外地漢族的民警竟然愿意到那里工作,吳華也因此被人說成是“祖央哩”(藏語傻瓜)。


  吳華背負著這樣一個“美名”,帶著輔警王瀚,從年初一頭扎進隴東深山,一干就是半年。


  相守不易,用理想的風箏放飛無悔青春


  在隴東半年,吳華和王瀚倆人僅回過一次家和回縣城辦事三次。身處“與世隔絕”的隴東村,對習慣了在網絡下生活的王瀚說,突然不能上網,和當地人語言不通,在一個陌生的環境,他們就象是一只風箏,無依無靠。從那時起,王瀚給自己的微信更名“風箏”,他說:失去了外界的聯系,可以象風箏一樣無所牽絆,但又有著說不清的孤單和找不到方向。而吳華說,就把我們在隴東村的生活每一天記錄在“風箏的故事”里吧,風箏也能帶給隴東村理想和希望,風箏線連著黨和政府的理解和寄托,讓我們時刻記著身為警察的榮譽和擔當。


  從木里縣城開車到倮波鄉,要經過鹽源、西昌,冕寧,整整一天的車程。年初,到隴東村的路還沒有修通,需要騎兩小時的摩托,正在鋪就的山路,碎石滿地,山上隨時有落石墮落,車輪下方是洶涌的的大河水。剛到隴東村的時候,吳華和王瀚沒有住處,新建的村幼由于暫時沒有孩子上學,鄉政府安排他們在那兒的廚房落腳。僅有的家什是每人一張鋼絲床。他們自己劈柴做飯,自己擔水,每周到鄉上采購一次蔬菜和生活物資,同時找到有手機信號的地方向上級部門匯報工作情況,向家人報個平安。


  每一個夜晚,是他倆最難渡過的時光,由于周圍沒有住戶,夜晚寂靜而漫長,不能上網、不能看電視,僅有微弱燈光。王瀚說,壓抑到難以發泄,他在日記里寫到:“拳頭打在空氣中,空氣會痛嗎,反正我是痛了…….”,這種寂寞,是無人理解的痛啊。當初,他懷著對警隊的向往來當輔警的,可沒想到跟著吳華來到深山“工作”,是做從沒體驗過的燒火做飯、劈柴提水,在烈日下跋山涉水、走村入戶,以及和說著嘰嘰呱啦無法聽懂的民族語言的人交往。起初,王瀚不愿意過這種生活,每天和吳華爭吵,再不想在這里呆了。


  吳華說,到了隴東村,我最苦惱的是對脫貧攻堅進度、現狀及建卡戶情況一無所知;最心痛的是這里的人為何還處在自給自足的原始狀態;最急的是如何用最快的方式讓工作有成效;最感激的是在所有障礙面前,同伴王瀚拿著輔警最低的工資堅持陪著他。


  面對王瀚的報怨,吵鬧,吳華一言不發,使勁地劈柴、直到墻腳碼起小山一樣的柴垛,砍刀震裂了虎口,最終,王瀚堅持下來,沒有走,吳華也下定了干出點樣兒的決心。


  相信真情,換來村民的信任和安心


  隴東村至今保持著千百年來男耕女織的勞作方式,依然保持著人畜混居的生活狀態。漆黑的屋子里樓板下住著牲畜,樓板上便住著一家老小,門口全是牲畜的糞便。


  這里,基礎設施差,衛生條件差,受教育程度落后,讓吳華痛苦的是語言障礙,村民能聽懂他們說的普通話,他們卻聽不懂村民的藏語,因為條件的艱辛,村民們不相信留得住駐村干部,也不相信駐村干部會真心幫助他們,對吳華的到訪也表示出排斥,每次開展入戶調查工作的時候,王瀚最希望的是不要再面對村民冷漠的眼神和無言以對的尷尬。


  貧困地區的狀況,映照出扶貧工作的緊迫性和重要性,


  在這樣艱苦的背景下,忍著生活條件的艱苦,承受著村民的不理解,吳華沒有退縮,他立志要找到工作的突破點。


  雖然只有兩個人的“辦公室”兼宿舍,吳華和王瀚依然制定好工作紀律,每天白天七點起床,然后就走村入戶,隴東村村民居住分散,有時候從一家到另一家,隔著一座山頭,走路要走上一天,他們就帶上干糧當著午飯,晚上回來整理照片文件,寫駐村日記和駐村筆記。是他對本職工作的用心和上心,正是這份認真,換來了老百姓的安心。


  每天,他要求王瀚按照部隊習慣把軍用被折得有梭有角,有時候王瀚有意見了,認為在這荒山野嶺的,又沒人來檢查內務,就兩個大男人住,為何要堅持一絲不茍?吳華的理解不一樣了,他說,扶貧就是改變現狀,更重要的是改變大家的理念,我們是警察,代表著木里公安的形象,我們連最基本的內務都做不好,怎么去改變別人?堅持從自己點滴做起,從小事做起,嚴格要求自己,群眾總會感受到我們是來幫他們干事情的,總會相信我們的。


  隴東村的移風易俗陋習嚴峻,農戶家中衛生差、物品擺放雜亂,群眾沒有衛生意識。吳華每到一家,一邊主動和村民聊家常,了解情況,一邊主動幫村民做農活、家務,同時指導農戶清理衛生。


  隴東村有三個鋪子,隴東鋪子、歸林鋪子和甘家鋪子。由于受長期生活習慣和思想觀念影響,當地村民沒有衛生意識和環保觀念,他們的生活垃圾全部就近亂丟亂倒。隴東村的一個山坡基本上變成了“白色垃圾的天堂”,甘家鋪子旁邊的河道也是堆滿了垃圾、塑料袋等等慘不忍睹。垃圾的亂丟亂扔不僅污染環境,甚至對人畜健康也造成了一定的影響。吳華帶著王瀚和村民,用了整整一個星期的時間,清理山坡、河道,填埋垃圾,并給大家指定固定的垃圾場。頂著烈日,揮汗勞動的身影,兩個輔子的村民看在眼里,再到村民家中時,主人家主動端上了熱騰騰的酥油茶,吳華知道,疏通河道,同時也疏通了村民的心疙瘩。


  隴東村的房屋以石木為主,從衛生角度和防火安全著想,吳華第一次落實幫扶措施,就是為每戶村民爭取到藏式火爐。火爐的入戶,溫暖了藏牧民的心窩,讓農牧民切實感受到了幫扶干部的真心,讓他們慢慢接受這個實實在在幫助他們的人。


  相依法制用耐心和智慧護航扶貧


  在隴東的工作,是勇氣與智慧的考驗。由于地處偏遠,群眾觀念和法律意識非常淡漠,村民們的草場糾紛、鄰里矛盾長期得不到解決,群眾積怨很大。半年來,吳華結合派出所的經驗優勢,結合公安職能職責,深化法制扶貧,全面護航脫貧攻堅工作用,他們用智慧、用耐心、用真誠、用果敢,贏得群眾的信任。


  在走訪入戶時,他們帶著宣傳畫,進行法制宣傳,引導群眾用合法途徑解決糾紛;


  他們熱心幫助群眾,農牧民到縣城不容易,每一家的醫保、戶口以及其他力所能及的事情,他熱心幫忙辦理。


  他們用靈活的辦法,引導村民不亂伐林木、不傷害野生動物;


  他們耐心講解非法持有槍支的危害,動員村民主動上繳私藏的槍支。


  通村公路開工時,村民們因為修路損壞村民生活設施等問題引發多次糾紛,導致工程一直停滯不前,吳華了解情況后,自己買上茶葉、清油等生活物資,一次次到當事人家中走訪、動員,講解修路是脫貧的關鍵,講解通路對村民生活帶來的方便。在他的努力下,成功化解一起起矛盾糾紛,讓通村公路順利開工,5月底,通達路正式完工,隴東村終于能開車進到村子。


  作為外地籍干部,吳華和王瀚把藏區群眾當親人,贏得了藏區群眾的肯定和愛戴,增進了藏區群眾對公安機關的信任,為隴東村脫貧攻堅提供堅實的法治保障。


  相扶相持共御天災贏得親情


  5月16日22時30分,木里縣倮波鄉隴東村發生森林火災。面對突發火災,吳華和王瀚主動請纓,帶領由村文書、護林防火隊員、駐村工作隊員、村護林員為成員的黨員突擊隊,第一時間深入火場了解火情。林火發生在海拔約2200米半山腰上,主要為云南松林和灌木林,植被茂密,山勢陡峭,吳華帶領十多員撲火隊員、持續在一線火場奮戰四天四夜,由于煙霧迷漫,視線極差,救火中,吳華差點掉下山崖,但危險并沒有讓他退縮,毅然堅持在撲火第一線。在四天四夜的連續作戰中,吳華、王瀚與打火村民同吃僅有的干糧糌粑,渴了一起伏地飲用山泉,困了就地相擁而臥。突擊隊員受吳華的影響,無一退縮,當大火撲滅后,大家跳入山澗洗澡時,才發現手上、腳上全是燙傷的痕跡。而這一切,因為王瀚不離不棄的陪伴,留下了大家一張張難忘的記憶照片。


  吳華和王瀚表現出的英勇無畏,感動了所有在場的人員和當地百姓。藏族男兒崇尚的是英勇果敢,吳華、王瀚和大家打成一片,一同經歷過生死,共患難,共同保衛隴東的家園,從此,隴東的長輩、隴東每一家的當家人,把吳華、王瀚當作了自己的兄弟、自己的親人。


  相互幫助,教育扶貧義不容辭


  隴東108戶,468人,在這里,最高文化程度的是初中生,而且還只有兩個。村民們不愿送孩子讀書,因為貧窮,許多人外出打工不愿再回;因為貧窮,許多家庭堅守固有的原始放牧方式。送孩子讀書路途遠,不方便,再有,家中需要放牧的人手,村民們認為,放放牲口,能數清個數就行,不需要有文化。


  吳華和王瀚一次次奔走在崎嶇山路上,一次次走進清貧的石板房,一次次村民動員家中的孩子去上學,他們深感在教育扶貧中,要做的太多太多。


  他倆住在幼教點,新建的幼教點僅有附近的三個孩子來上學。吳華的兒子5歲了,王瀚的女兒才兩歲。自從當兵、參加公安工作,吳華陪伴兒子的日子不足100天。他倆把對家人和的孩子的虧欠化作對幼教點幾個孩子的愛里。每到一家,看到有小孩,沒有去上學,他倆的心就痛啊痛。


  在一次走訪中,吳華了解到村民翁依的孫子小尼瑪4歲了,卻還沒有送去幼兒園,小尼瑪的爸爸媽媽外出打工,由他的阿布(爺爺)阿嗲(奶奶)帶著。翁依老漢不愿送孫子上學的理由很充分,家里的牛、羊要人養,喂個牲口不需要講習書認字,祖祖輩輩都這么過來的,再說,離幼教點還要走一個小時的山路,誰去送哦。吳華知道一時拗不過倔強的老漢,只是微笑著說:“我來接送小尼瑪”。從此,吳華和王瀚每天堅持用摩托輪流接送小尼瑪到幼教點。


  了解了隴東村許多村民多對教育不重視,在做扶貧臺賬時,吳華特別關注每家孩子的就讀情況,在輟學在家的、到學齡沒有上學的,他一家一家地去做工作,經過三個月的努力,幼教點的孩子從最初的三個到現在的12個孩子了,而哪家有困難,他的摩托總成了孩子免費的義務“摩的”。平日里,和幼教點的孩子嬉戲玩樂是他們最大的快樂,孩子們也成了吳華和王瀚的藏語老師。


  相親相愛,共譜藏鄉和諧新篇章


  在隴東的日子里,吳華能準確說出已經有多少天,他說要抓緊脫貧攻堅的每一天,早一天完成脫貧,是他們的責任,不要浪費在隴東的每一個日子。吳華堅持每天記日記,他會將當日的工作進展、未完成的工作事項、未來的工作計劃等,事無巨細地羅列;還會將自己近期的心得感悟、經驗教訓梳理總結。


  在駐村的半年里,吳華和王瀚共組織村民召開大小會議19次,走訪貧困戶及非貧困戶61戶,與群眾交心談心26次,為群眾開展便民服務35次,調解矛盾糾紛5次,宣講法律培訓20場次,收繳槍支10支,子彈(射釘彈)300余發。


  隴東的村民也把吳華和王瀚當成了自己的親人,前幾天,村民們聽說吳華的孩子重病了,妻子急了,四處托鄉政府的人聯系上吳華時,孩子已經住院一個星期了。那時候,吳華剛從打火場上下山,看到衣衫破爛,滿身滿臉都是塵土的吳華,大家心疼了,也感動了,村民們著急地催促已經一月沒回過家的吳華快回去看孩子,一個個村民拿來自己家中的雞蛋、酥油……


  王瀚說幼教點的孩子已舍不得他們離開,每天下村回來,遠遠地孩子們看見他倆回來都要跑過來迎接;吳華和王瀚的“小日子”也越過越好,他幼教點的“小家”配齊了鍋蓋電視、安裝了發電機;在幼教點的空地上,他建起了簡易藍球場,除了增加了小伙子們的樂趣,隴東的姑娘們也會在節日期間聚在一起跳起歡樂的鍋莊。


  在吳華和王瀚的努力下,截止目前,隴東村享受異地扶貧搬遷戶11戶(投入資金120萬元),已享受“藏區新居”政策戶數已達23戶(46萬);農村土地“增減掛”政策及“藏區新居”、“美麗新村建設”等安全住房項目擬在今年覆蓋全村85戶;村公所投入資金50萬,目前已開工修建,預計八月初完工;投入3000萬元的通村公路已于5月底順利完工;隴東村建立移動通訊基站的協議正式達成、移動光纖線纜項目已開始施工,預計七月中旬實現光纖信號接入村部。王瀚說,隴東已是自己的第二故鄉,他期盼著自己的家鄉會越變越美,相信,這一天會很快到來。


編輯:唐玉饒

涼山長安網簡介 | 版權說明 | 投稿須知 | 聯系電話:(0834)2191812 |

蜀ICP備18019398號-1 涼山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違者必究

地址:四川省涼山州西昌市正義路1號 郵編:615000

神秘宝藏APP